缨-正负碰撞机

一个写同人的小号
全职/小排球
敢爱敢恨,潇洒肆意

【叶周叶】岁月静好

无差,HE,随便写写

不喜勿入

ooc






世邀赛完美落幕,中国队夺冠。

冠军归来,机场又是一片腥风血雨,阵仗大的吓人,叶修拎着行李左躲右闪,试图冲出记者的重重包围,好不容易脱了身,回头一看,乐了,周泽楷还被围着呢。

他立刻折返回来,越过人海前去营救,然而体力不够好,最后就变成了周泽楷拽着他跑。

他看着周泽楷飞扬的发丝,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颊,睫毛蝶翼似的一抖一抖——突然没来由的笑了。

他想,真好,这人我的。








退役后的生活实在是太过清闲,叶修瘫在家里,一天比一天懒,养老模式全开却也不忘抢抢boss,现在不光十区了,十一二三区的噩梦也是他君莫笑,在新人里的影响力都不容小窥。

周泽楷就笑笑,偶尔也会在叶修打游戏的时候像个大型犬似的挂在人身后,眼睛眨了又眨,不怎么说话,顶多突然偷袭叶修的脖子和耳垂,好像叶修是他的大型玩具。

今天周泽楷换了个新玩法,在叶修开打前抢走了鼠标和键盘的控制权,整个人贴在叶修身上,还不忘蹭蹭。

“小周同志,不厚道呀。”叶修叼着烟,吐字有些含糊不清,他脖子被周泽楷的发尾扫的痒痒的,心里也痒痒的。

周泽楷无辜,趴在他肩上一脸乖巧。

叶修今天换了个马甲,ID叫岁月无声静好,倒是蛮符合周泽楷的气质,职业就更巧了,神枪手。

叶修闲里偷闲,心情颇好。

荣耀两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,叶修偏过头去,周泽楷默契的低下头来,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。

虽无声,岁月静好。






END






算是补了那篇《逐流》的遗憾,让叶修把周泽楷从机场接回来了。

【叶周叶】逐流

无差,BE,为记梗而写

含少量原著语句

不喜勿入

ooc







电视前的陈果乐开了花:“我喜欢看他的采访。”

而头回看到周泽楷采访的唐柔,也是立刻发现这人的与众不同,有些诧异地问着:“他刚才那句就算是回答了?”

“是。”叶修点了点头。

屏幕里的记者们围着周泽楷叽叽喳喳,半点有用的材料也没能得到,一个个都泪流满面。轮回队长惜字如金性格腼腆,你总不能逼人家像黄少天一样语言丰富。唐柔也是忍俊不禁,向叶修问着:“这人是真就这样,还是在耍记者们玩啊?”

“相信我,他真的就这样。”叶修点着头说。




周泽楷这个人,是真的是非常不爱说话,不爱表达,但叶修知道,这人内里温柔的要命,表面上是浅滩,可陷进去就是深渊。

“打荣耀如果看颜值,那荣耀第一人可真就是你了。”叶修和电话对面的那人打趣,“一叶之秋怎么样?”

“很好。”周泽楷一如既往地简洁。

“我的和他的相比?”叶修随口问了一句,只当是玩笑话。

可对面沉默了许久也没有应答,叶修也觉得这问题确实有点不合情理,把队友和恋人做比对是有点强人所难了,可他刚欲开口解围,周泽楷突然说话了。

“...试一试。”

他用的声音极小,叶修没有听清,于是“嗯?”了一下。

“用前辈的一叶之秋和我的一枪穿云...试一试。”

叶修就笑了,说一叶之秋已经不是我的了,我也不至于去和小孩子计较。

他是真的不计较,这个问题本身也只是随口一提,他从未设想过如果同一枪穿云并肩的一叶之秋属于他这种情形,因为这假设本就是毫无意义的空想。

而很久很久以后,这个无意义的假设再无实现的可能时,嫉妒和懊悔的钝痛便把他一点一点的蚕食殆尽。

正如他踏进那片浅滩,随着细细的水流,一点一点的陷进深渊。

懒洋洋的鱼儿坠进爱河,随波逐流,却未曾想过河床干涸,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







周泽楷接了个广告,要出国,国际航班要十几个小时。登机前两个人隔着电话道别,周泽楷说一句,叶修能说十句,仿佛某剑圣附体。

“该检票了吧,落地了再聊。”叶修适时切断了话题,“东西检查好,出国小心点,国外乱。”

周泽楷笑笑,说“好。”也不去抱怨叶修究竟把同样的话重复了多少次。

他们很少见面,却也不需要经常见面,轰轰烈烈的恋爱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属于他们的只是细水长流的平安喜乐。就像是心里有座灯塔,早已靠了岸归了家,漂泊四方也能望见灯塔的光。

直到叶修看到那则新闻——机翼熊熊燃烧,重心不稳的下坠。

悲剧发生前的某几秒被定格成一张图片,刺的他眼睛生疼。

他的船触了礁,沉入海底,再也回不了家了。

而有些悲伤压的太久,藏不住,新的旧的一齐涌上来撕扯他的理智。他想这是不对的,这是不该的,他在虚拟世界里荣耀满身,却在天灾人祸面前屡次落败,痛的鲜血淋漓。

叶修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,抖着手,输错了一次又一次,好不容易拨出去后,对面理所当然的无人应答。

“周泽楷。”他开口,用自己都未曾想过的,小心翼翼的声线。

对面依旧是嘟嘟的盲音。

“周泽楷。”掺杂了点妥协和无奈。

盲音断了,却是叶修摁断了通话。

“话不说三遍。”叶修听见自己这样说。“等你回来我们再谈。”

他掐了烟,摁在烟灰缸里,狠狠地碾了碾。










END




梗源是自己做的一个梦,梦里的叶修说“神枪手都短命的吗。”